周啸天教授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 回到首页
首页 > 诗文 > 正文

谈韩倚云词
2017-06-18 19:55:38   来源:   

 


(韩倚云在成都)

 
韩倚云者,京华之奇女子也。年可不惑,颀而丽。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博士后,任教于北航,以研究飞机制造及航天技术为本业,指导博士生。擅中国画之工笔。盖外祖母为陈少梅女弟子,遂得陈氏真传。倚云六岁即从姥学画,尽通其术。每作人物画及青绿山水,用笔着色俱称精妙,细致入微,绝不板滞,可谓毫发无遗憾,所作曾充国礼。创陈少梅书画院,自任院长。今春以四尺整纸临陈少梅《西园雅集图》,初次拍卖即创下九十万元之佳绩,亦可谓一鸣惊人矣。

陈少梅为津门画坛领袖,其山水人物以北宗为体,南宗为用,集其大成。新中国建立后任中国美协天津分会主席,惜乎享年(46)不永,启功喟然曰:“虽百身何赎!”京华有大师者,即“九死一生”之生者也。名满天下,唯口德不彰。一日倚云与之同席。初甚尊之。语及陈画,大师即颇有微词。又问王叔晖如何,大师乃云:“从未听说此人,陈少梅还略知一二。”倚云恚甚。及主人劝客饮酒,倚云即行至大师前,大师举杯,倚云乃酹酒于地,曰:“此杯先敬祖宗。”更斟,一饮而尽。主人及宾客作壁上观。大师为之踧踖。其事可入《世说新语》。

倚云于诗词,亦学有师承。其博士后导师杨叔子院士,即国内著名诗词家。倚云从其学,亦以诗词为馀事。吾蜀萧自熙先生有题扇曲最妙:“风度翩跹需白扇,白扇需词要我填,词需篆字请书仙。三十酬扇,三千酬篆,付词家掌声三遍。”(《中吕·卖花声》)盖诗词无以养家,故世少专业诗人,治者多出于爱好。倚云为词,宗清真、白石、玉田一路,亦颇较真。如“犯调”说出隋唐,指调域或调式之变换,元稹诗云:“能唱犯声歌,偏精变筹义。”宋人已不甚了了,姜夔引唐人乐书云:“犯有正旁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宋后唱法失传,读之如对天书。此屠龙之技,倚云亦习之,词曰:
风约寒来,正石转江流,波漾云月。望断晴空、星曜远山如铁。时见雁影翩翩,却不是、故人情切。念那时把盏扶醉,犹记隔车挥别。  菊黄曾往长城窟,觅仙踪、染眸回瞥。焚心蚀骨深深处,谁解相思烈?犹叹翠篁泪斑,已滴过,初冬时节,看落梅笛弄,惊吹起,霏霏雪。(《玲珑四犯》)
四川师大赵义山教授评曰:“《玲珑四犯》,北宋徽宗时大晟乐府提举周邦彦所创。其上、下片调式各异,‘四犯’(截用四调之乐句组合而成)之迹依稀可见;而词乐无存,其‘玲珑’腔调只可遥想了。倚云此词,深情雅韵,不可多得。”可谓知言。
当代飞行员或以飞行生活为词,颇有可观者。倚云欲出其上,竟发奇想,更以航天之事入词,词曰:
水天如意回旋,祥云暗助腾飞势。蜿蜒挺脊,筋强骨健,恃风雷起。十载神舟,三曾绕月,天宫恁倚。看劲鳞虬角,骚魂楚魄,径探海,深潜底。 几度伤痕累累,百年间、任炎黄地。狂魔乱舞,海妖翻浪,频催固垒。轩辕三尺,妖魔斩尽,雄图高绘。更威仪首尾,带将儿辈,驭风云气。(《水龙吟》)
虽然是宏扬主旋律,决不同于老干体,在同类题材的诗词中,允推上乘之作。除却航天,也写观海。冰心尝言,每次提笔,便想起海,然终于无从下笔,又借其弟之言曰:“海太大,我太小。”难怪曹操《观沧海》为仅见之杰作。倚云登崂山而望东海,欣然命笔云:
晴波云敛,澄光天接,无垠碧水苍苍。漫道濯缨,闲思濯足,随风欲下沧浪。石壁刻尘霜。静观片帆远,影没斜阳,万里江山,物移星转古难量。    龙磐虎踞沧桑,叹浮沉几度,异代谁王?乌桕树前,诗仙梦里,依稀旧迹余香,淘尽似寻常,几滴儒冠泪,流到帆樯。鸥鹭翩然不语,振翼入苍茫。(《望海潮》)
其词境界开阔,有大气而无雌声。至于儿女情长,她写来似更得心应手,不让朱淑真专美于前:
形圆胜月,身菁如蔓,衣起縠纹还皱。相思梦里绿罗裙,料经得,风前雨后。      深情一片,合欢双抱,倾倒陈王一昼。安排金屋破开时,看里许,人人消瘦。(《鹊桥仙•外子得赠核桃一筐,形状奇特,命余赋之,勉成》)
 
柔指难停抚素琴,可传高意越遥岑,情经磨折方能久,爱遇迷离始可深。   前世愿,此生心,倩谁独领泪盈襟,江湖水竭冬雷响,为伴云儿不绝音。(《鹧鸪天•弹古筝感赋》)
绝句在唐,本属歌诗。词体之《竹枝》《浪淘沙》《阳关曲》等,亦属绝句。倚云习之,亦题中应有之义。佳作如:
一飘清饮两同分,谁道天真似我真,
再跪佛前求一愿,来生君我我为君。(《甲午西湖竹枝》)
诗前有序曰:“忆及余多愁多病,常累外子守护,此生无以为报。”记得流沙河有新诗亦作此想,然铸为“来生君我我为君”,可谓工于造语。赵教授称韩倚云“深于情、专于爱、巧于思、富于才者”,信然。至若:
身共雪玲珑,情藏玉骨中。
此心原不嫁,休说待东风。(《梅》)
三四代梅写心,为前人咏梅诗所未道及。
严寒极至转温和,猎猎西风动眼波。
之后三天为圣诞,炎黄也作大年过。(《无题》)
反映西俗东渐的社会现实。尤为难得者,只述事实不妄下结论也。前人所谓“意当含蓄,语务舂容”(胡应麟《诗薮》),得绝句法。可谓婉而多讽,亦可作宽容看。
今年三月,诗刊2015年度陈子昂诗歌奖,将“年度青年诗词奖”颁给韩倚云,亦可谓实至名归矣。
 

上一篇:诗从何处做起
下一篇:最后一页

鼠标一点,快速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