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啸天教授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 回到首页
首页 > 诗文 > 正文

我诗何幸上君口(二)
2017-01-11 00:24:11   来源:   

  常对学生说,现在是出版爆炸的时代,垃圾书固然不少,然披沙拣金,往往见宝。

  逛书店见王蒙自传出到第三本了,书名《九命七羊》,就买了一本。我买王蒙《红楼启示录》《双飞翼》是因为它们益人心智——刘学锴老师曾对我说过,王蒙谈李商隐的文章是他写不出来的,意甚赏之。我买王蒙自传,是因为感到传主活得精采写得精彩,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全福之人——古人云“文章憎命达”,传主是个例外。

  作家莫言诗云:“漫道当今无大师,请看矍铄王南皮(按,王蒙为河北南皮县人)。跳出官场鱼入海,笔扫千军如卷席。”他对王蒙也是心悦诚服的——自然,不悦不服的人也是有的。

  读《九命七羊》,意外地看到一段说我的文字,见于该书146页:

  我喜欢各种绝妙好词,例如由于参加安徽师范大学中华诗学中心的活动结识了四川大学的周啸天教授,他的诗令人拍案捧腹:

  昔时高祖在高阳,乱骂竖儒倨胡床。

  ……

  银盆滑如涧底石,兰汤浑似沧浪水。

  ……

  游刃削足技艺高,捏拿恭谨如孝子。

  ……

  沧桑更换若走马,三十河西复河东。

  尔今俯首休气馁,侬今跷脚聊臭美。

  来生万一作河东,安知我不为卿洗?

  谁也没有想到足底按摩也能入诗,而且写得如此古雅亲和。顺便说一下,我个人极少做这种按摩。我也不在乎这篇诗作的“政治正确”与否,如果新左派认为应该造捏脚丫子的人的反,那也与我喜欢这首诗的绝门没有太多关系。

  同样作者有一首为萨达姆·侯赛因问绞而写的诗,也够绝的。题为《代悲白头翁》(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够意思,头两句也极生动真率:

  髭须花白发蓬松,依稀颓龄一衰翁。

  还有写聋哑人的《千手观音》的表演的:

  天人千手妙回春,族类同痴泪不禁。

  失语时分存至辩,无声国度走雷音。

  周教授甚至为超女也写了诗:

  歌曲一朝惊屈贾,粉丝十万下江湘。

  难得的是他的好心情与好词句,他还写杨振宁与翁帆的婚事:

  大快人心今日事,春风吹皱一池水。

  我为他的诗写了评论,他与我与读者都挺高兴。网上甚至有人说是唐朝之后有了周啸天。当然是激动过头了。


  我曾对学生说,能遭遇王蒙这样的解人,是人生幸事。金圣叹批点杜诗《戏题王宰山水图歌》时曾说:“此是王宰异常心力画出来,是先生(指老杜)异样心力看出来,是圣叹异样心力解出来。王宰昔日滴泪谢先生,先生今日滴泪谢圣叹,后之锦心绣口君子,若读此篇,拍案叫天,许圣叹为知言,即圣叹后日九泉之下,亦滴泪谢诸君子也。”世间东涂西抹手,能体会这种心情,不枉了,确是人生幸事。

  附:
  在诗书中生活(邱清)
  (和学生记者邱清聊天)

  曾经以为,周老师那浓得化不开的文人气质,是他的诗书篆刻,某某著作,抑或叉叉牛事。殊不知,老师最牛的,反倒是他的平常。

  老师说得最多的是他的书,从年轻时看的书,到后来自己写的书。回忆起对书的迷恋,老师便如孩子一般,那表情仿佛是现在的小男孩面对着电视里的奥特曼,是小女孩拽着妈妈的手直勾勾盯着橱窗里的洋娃娃。书,在老师那里,是真正的心驰神往,是纯然“无功利”,是他所说的“从小的求知欲”。

  “一个有品位的人,应该接受一些益人心智的东西。好书,是精神的绿色食品,是不是比只接受快餐文化更环保,更受用呢?”老师笑眯了眼说道,如同他念转韵的诗歌一样好听。

  没有什么比真心喜爱更有动力与乐趣。

  老师在课上讲中国古代文学名家与著作,讲他有着特别感触的陶渊明,讲他从陶渊明的诗句中得到“欣托”二字为别号。他回想自己当年下乡插队,在渠河边于农闲时分恣意畅游于手中的书本,吟着“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体会着渊明式的亲近自然。

  自然。正是这自然,使欣托居的歌诗便既有传统的古雅,又有今时之趣味;老师举手投足间既透文人的高雅,又含世俗之寻常。

  说到诗作,老师会毫不掩饰地“晒”。他把会王蒙之事做成PPT,在课堂上讲给学生听。他动情地说“遭遇王蒙这样的‘高级读者’,真的很开心”。其实,老师最激动的,并不是王蒙的“高级”,而是王蒙读懂了老师“以平常心写平常事”“出现了至工至乐至和”,读懂了这个“充满戾气的现代世界上”,老师写下的“难得的和谐之音”。悦,莫大于心通。

  或许张扬,实则才华横溢,更是真挚可爱。没有人规定著作就必须高高在上,当大家就非得不食人间烟火。

  自然。真实。生活。这或许就是老师最打动我的地方。

  生活。真实。自然。这或许便成就了老师“生活中不会因为什么事而真正不开心”的风度。

  似乎大智大情大作为者,都是内心温暖,热爱生活的。老师便是这样。

  老师还有一桩本领,会跳两步交谊舞。这是他在八十年代兼任班主任时操就的。“我不想我的学生一个个死气沉沉,不希望他们回首往事时悲凉地发现,大学生活居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与众不同的是,老师没有上过什么训练班,他的交谊舞和他的诗词一样,是从书本上看来的,说得更具体些,是从书上的舞步图看会的。到现在,老师虽不常跳,但兴致仍在。“来来,上次那个舞步是怎么回事呢?”找老师讨论学术的女学生就这样被抓来,在客厅里转了几圈。

  我惊奇地发现,老师平日里挥毫书画的案台就置在家中阳台的一端,背后便是厨房。案台旁边是一扇推拉门,这让为拍下老师为我们的杂志题字照片的“摄影师”饱受被门卡之苦。虽然我在旁边捂着嘴偷笑,可心里却在感动着:原来,在诗书中生活,在生活中挥墨,最动人。

上一篇:生命递在众人手——《八级地震歌》
下一篇:红楼人物酬唱集

鼠标一点,快速分享: